《颜氏家训》:把握好严教和慈爱间的尺度

编者按

       南北朝时,《颜氏家训》问世,从此受到历代人们的推崇。宋代晁公武称《颜氏家训》:“述立身治家之法,辨正时俗之谬,一训子孙。”明人傅太平在其刻印本序中说:“盖〈序致〉至终篇,罔不折衷古今,会理道焉,是可范矣。”清人赵曦明在《抱经堂丛书‧颜氏家训‧跋》中誉其为:“苟非大愚不灵,未有读之而不知兴起者。”根据这些评论,《颜氏家训》无论是“立身治家之法,辨正时俗之谬” “罔不折衷古今,会理道焉,是可范矣”,还是“读之而不知兴起者”,它都把家庭教育放在“修齐治平”这个至高的位置,这与当代家长以“消费意识”要求学校包办学生顺利升学、建立良好操行的观念是迥然不同的。

      经典是人类智慧的源泉、心灵的故乡。也正因如此,在社会快速发展、急剧转型,也容易令人躁动不安的年代,人们就更需要接近经典、阅读经典、品味经典。《颜氏家训》在今日的意义,不仅仅是规范世人,振奋人心,更重要的是向世人展示家庭对道德与教育的主动承担。我们特将中信出版社的《中信国学大典:颜氏家训》做成系列微文,与您共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