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术研究

育教春秋二三策

时间:2018-10-23 浏览:670

        武汉大学国学院院长郭齐勇教授在谈到中国传统教育时说:“教育的中心与重心,一是通过技艺来培养君子,寓教于礼乐射御书数之中,二是通过理解经典、实践经典来培养君子,故有诗教、书教、礼教、乐教、易教、春秋教。”“春秋教”指的是对儒家经典之一的《春秋》的学习,后来也可代指历史教育。而史教,始终是传统文化教育的重点之一。

        其实,早在先秦时,中国人就已经意识到史学教育的重要性:“彰往而察来”(《易·系辞下》),即把过去的事情彰显出来,可以作为借鉴,用以察知未来。所以,后人在重视兴学的同时,也尤为重视历史教育。例如,唐太宗不仅选用孔颖达、温彦博等史学家担任太子、诸王的师傅,而且赐下历史书籍,作为学习的教材。宋代的南宫靖则亲自撰写童蒙历史读物——《小学史断》,并在序言里明确表达创作目的:“经以载道,史以载事”。自元以降,历史教育的延续性得到增强,历史教育的范围更加扩大,历史启蒙读物的编写也趋于成熟。这些读本在内容上也更加注重历史教育自身的特点。如“考世系,知终始”,就表明历史教育的重要目标之一,是了解朝代更替的顺序。

纵观我国古代的历史教育历程,可发现有如下特点:

image.png        第一,历史教育的主要途径是学校教学。不论是官学还是私学,史教都是重要内容。如唐代的官学中,学生不仅要学习《春秋》《尚书》等历史典籍,而且要学习《史记》《汉书》等选修课程。在私学里,史教同样受到高度重视。《柳宗元外集补遗·万年县丞柳君墓》中就记载了柳元方在家学中的学习成就。正是在叔父的“抚字训道”下,他能够“通《左氏春秋》,贯历代史”。《鹅湖书院学规》则直接讲明:“经世之术,济变之方,实莫备于史。”

        第二,历史教育的教材不仅有史学教材,而且有儒学教材和蒙学教材。例如《左氏春秋》,既是儒家经典之一,也是重要的史学著作。而《诗经》中也同样包含了大量政治史、社会史以及周人的生活史资料。《书经》《礼经》《易经》皆包含有丰富的历史记录。故此,后人认为“六经皆史”。除去成人学习的经典,蒙书中也包含大量历史知识和历史典故。如《千字文》中就提到了:“推位让国,有虞陶唐”“吊民伐罪,周发殷汤”等等。

        第三,历史教育的内容既有知识传授,也包含思想理念的教育。古人之所以注重修史,主因是史学具有“惩恶劝善,多识前古,贻鉴将来”的社会功能。而史学的这一功能只有靠史教才能得到发挥,这就决定了历史教育的内容必然包括“多识前古”和“惩恶劝善”两个方面。对于学校教育而言,“多识前古”就是学习教材中所涉及的历史知识;“惩恶劝善”

即传授教材里所蕴含的思想观念。

        第四,历史教育的方法注重讲授和读书指导。例如,清人在书院从事历史教育时,多模仿“白鹿洞规条”和“分年读书之法”。邵廷采订立的《姚江书院训约》中,第八条为“读书宜进”,明确规定了“略仿山阴徐伯调课,以《五经》《左》《国》《史》《汉》《性理大全》《通鉴纲目》及唐宋大家分为经纬,每日读经五面,史五页,古文五六页,约三年可一周。至看书之法,先虚心涵泳四子本义,次绎《传注》《或问》及《大全》中朱子之说,寝食于斯,忱有凑泊,及至下笔汩汩然从中流出,自是出人头地。程子教人半日静坐,半日读书,原非划然分限,深思者当自得之。”张伯行订立《紫阳书院读书日程》时,也规定了“今与诸生约:每日看史,自某处起至某处止,有所发明论断,悉书于后。”而王文清在主持岳麓书院期间,拟订了《读史六法》,即:记事实、玩书法、原治乱、考时势、论心术、取议论。

       第五,历史教育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培养史学人才和服务现实政治。例如,唐代重视历史教育,其目的并非为古而古,而是“追思往古理乱之道”,以便“克己为政”。在这样史教氛围中培养出的刘知几、吴兢不仅仅是史学家,而且因丰厚的历史知识积淀成为大唐的治国之材。而清代的殿试试题则多次出现史学方面的内容。这不仅使专心科举的士子不得不学习经史典籍,使专事举业的书院聘请史学大家教学,而且为朝廷选拔出大量博洽历史的官员。

       由此可知,我国具有丰富的历史教育遗产。其独具特色的教学方式方法、组织管理形式等,对于今天各个学校历史教育的优化,提供了诸多有益的借鉴:

image.png       第一,教学方式灵活多样。不论在官学还是私学中,史教的方法都是多种多样的:或自教,或代以高足,或别请名儒,或师生研讨,皆无一定规则,没有条条框框的限制。尤其是书院中的讲会制度,允许不同学派的人相互讲学,互相交流,使学生深受其益。

      第二,注重对学生能力的综合培养。古代史学教育极少采用“满堂灌”的教学模式,而是读书自学、问难答疑、专家讲授相结合,重视学生个性发展与实践能力的培养。如《草堂书院禁饬条约》中,强调士子要广阅史籍,并要求“诸生听讲后,必须回讲,或令其另讲一章一节,观其识解议论,即可觇学力深浅”。很多书院的学者在教授学生时,能够根据学生的个性和特长,因材施教,因势利导,共同讨论研究,而非把固定、统一的答案灌输给学生。

       第三,教学活动与学术研究相结合。古代的历史教育者很多具有教师和学者的双重角色。如黄宗羲一生致力于书院教育,八十岁时还重登姚江书院讲席,开创了以史学为主要特色的浙东学术,并培养了大批史学人才;肄业于徽州紫阳书院的戴震,曾主讲于浙东金华书院,其治学精神不仅对皖南史学产生了巨大影响,而且对扬州史学亦影响甚大。可见,在历史教育方面,教学和史学研究是相辅相成、不可分割的。

       中国文化,绵厚深长;历史教育,高明悠久。如何梳理其中有益的借鉴,汲取传统教育经验的精华,以滋养现代历史教育,是今人无法回避的课题。育教春秋二三策,培植桃李千古情。在继承中国传统文化的基础上,重视对史教经验的总结和吸取,才能更好地推进今日中小学的历史教育工作。




作者:杨 阳 敬德书院

责任编辑:木之子

供稿:敬德书院